Skip to Content

要素7. 5 以改进森林管理和提高森林产品和服务为目的的研发的执行和应用能力, 包括:

指标 7. 5. 1 发展科学理解森林生态系统的特点和功能

“联邦, 州和大学的研发努力都由相关政府部门的项目和法律授权, 这些法律规定研究项目必须对森林资源管理与保护提出科学的信息. 发展研究来提高对森林生态系统特点和功能的科学理解, 是一个由联邦政府, 全国各地的高校, 一些国家林业和资源单位, 环境方面的非政府组织和森林工业及森林土地所有权公司等在国家层面上的交融体现. ”美国农业部(2010)

指标 7. 5. 2 发展、计量和整合进入市场及公共政策的环境, 社会的成本和利益的方法, 并且反应在国民经济核算系统中森林相关资源的枯竭或增资

“目前在美国及其森林资源中, 不存在具体的要求机制来促使将环境和社会的消耗和利益发展纳入国家核算系统. 然而, 存在许多措施, 通过这些措施, 公共政策会考虑相关的联邦及州项目的环境影响, 有时也会考虑私有土地的活动. “这些包括基本的国家环境政策, 该政策要求分析联邦政府的主要行动对环境的影响. 濒危物种法案规定了具体措施来保护濒危物种和处于危险边缘的物种并且运用严厉的手段和方法来列出这些物种的名录. 国家森林管理法案联邦条例通过进程要求和规定指导相结合的方式为生态系统多样性提供方向. 研究和规划被当做信息和教育政策机制的一部分来实施国家森林规划行动中关于环境和社会的部分. 各种激励措施, 补贴和税收也同时由各州提供, 用以规划和保护各种濒危或受到威胁的稀有物种和生态系统. ...

指标 7. 5. 3 新技术和评估由新技术引进带来的社会经济效益的能力

“关于可持续森林管理的新技术的发展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研究和规划工作, 但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强制性的或硬性规定的. 联邦的研究较早的作为规定被执行, 所以它具有持续性. 但是技术发展和评估首当其充来源于信息, 教育, 财政或经济的政策机制. 私营企业利润主导着大部分新技术的实施, 主要是基于它们的研究表现. 如在指标中所描述的那样. 具体的实施是通过对许可技术的自愿选择来完成的, 并有各种不同的政府激励措施, 补贴和税收等支持. 大部分的技术应用是受市场驱动的, 并以扩展, 教育, 科学刊物. 会议, 技术研讨会等为传播途径的公开研究为基础. 美国农业部(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