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要素7. 2 体制框架对森林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支持程度, 包括以下的各种能力:

指标 7. 2. 1 提供公共参与的活动, 公共教育, 认识及拓展项目和提供森林相关信息的能力

“当前的联邦, 州和地方政府项目提供了教育, 认识和延伸项目. 最明显的是, 合作的延伸服务是国家范围的伙伴关系, 存在于联邦政府, 各个州和地方县郡之间. 这个项目有林业作为组成的一部分, 尽管农业和农村发展以及消费者和家政在国家的某些部分更加突出. 美国各个州也独自进行工作来进行环境和自然资源教育, 同时众多当地政府也对大众和学校的孩子开展这样的教育项目. ”美国农业部(2010)

指标 7. 2. 2 承担实施定期的森林规划, 评估和政策审定, 及跨部门规划协调的能力

“这个指标与指标7. 2. 1非常相似, 那个指标是关于森林规划和政策回顾的, 尽管可能相对针对性更强一点. 结果, 下面是转述指标7. 2. 2的内容. 这两个指标在将来的蒙特利尔进程标准和指标中易于被合并. 国家, 区域的, 州和当地政府定期进行森林规划, 评估和政策审查. 规划被要求作为一个规则对整个联邦土地机构, 对其管辖下的土地适用, 并且对一些州和郡的森林土地也有类似的要求. 一些区域规划工作也以自愿或非自愿的形式发生. 这些政府规划工作通常都具有一个必须得过程, 一般包括某些种类的公共投入和诉求. 政府部门之间的协商和规划是作为过程中一部分被频繁要求的. 联邦和州政府也为在国家或州的私有林地编写森林计划. 这些计划通常没有硬性规定或强制性规则, 法规, ...

指标 7. 2. 3 发展和保持跨相关规则的人力资源技能

“国家和州的各种不同的法律法规影响着林业部门工人的安全和培训. 大部分这类法律法规归由职业健康管理局制定, 或者类似的州部门. 相关的法律包括公路和货运安全许可. 这些法律要求安全设施的使用, 安全操作培训, 以及应用最佳管理实践来避免对环境不利的影响. 大部分实际的教育和培训由各个州举办, 或者通过他们的教育机构, 如赠地大学或者社区学院或者通过他们与相关政府机构合作的工业贸易协会举办. 他们也提供技术援助, 研究较好的方法, 程序和规划来提高成效. ”美国农业部(2010)
“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每个资源专业是建立在立法机关的法案基础上, 这些法案规定了实践的权利和维护公众利益的义务. 为了获得注册和实践的权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