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指标 1. 1. 2 按森林生态系统类型, 龄级或演替阶段划分的受保护的森林面积和比例

描述: 

按照类型、龄级、土壤类型和地貌特征分类的森林数量, 反映保护地区内生态系统的多样性.

理据: 

“随着人类进入一个气候可变性更大、自然资源压力增加的时期, 我们需要储备足够的代表性的生态系统, 依靠它们监测人为因素对生态系统过程和性质带来的后果. 这些”对照组”帮助鉴别人类对森林生态系统的影响. 加拿大的景观包含了各式各样的森林生态系统, 每一类都反映出气候、地形位置、地质母岩、动植物, 干扰规律方式和历史状况间的特定交互作用. 每一生态系统类型都是特有过程的结合, 这些过程涉及水分, 有机质和矿物元素转化、循环, 并影响生态系统在大气和水文循环中的作用. 最近, 加拿大高度强调保护覆盖全国的森林类型、湿地、土壤类型和地貌类型的代表性样本. 目前, 森林物种组成可能因为人类行为而变化. 例如, 一些有林地土壤类型可能会偏向转化为农业用地, 城市发展用地和其它集约用地方式, 而一些地貌特征类型, 例如冰碛地可能由于资源开发而被用作沙子和砾石的来源. ”加拿大森林部长委员会 (2003) “任一森林生态系统或森林类型的生态过程及其相关物种, 都与植被结构(年龄, 规模)和演进阶段(在物种间有所不同)相关. ”澳大利亚联邦(1998) “自然保护的策略应包括全面的, 充分的、代表性的储备体系. ”澳大利亚联邦(1998) “保持所有独特生态系统类型的保护地区, 有助于维护少为人知的生态功能和未知的物种. ” Bunnell (2003) Bunnel et al. (2004)建议, 应重视使用与森林的数量、龄级分布和非采伐性森林现地生产力有关的指标. “在森林内, 以某些形式受到保护的森林生态系统的面积和百分比可以提供一个反映我们社会对将保护有代表性的生态系统作为一个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的重视程度. 重要的森林管理问题也能够通过保护区域内代表性森林类型网络上所保留的信息来解决. 传统上, 保护区都已经被划分出来了, 来保护它们的景观和休闲娱乐价值. 任何区域性的生态系统可能不能够代表全部区域的生物多样性, 但是如果它是整个全国性保护措施的一部分(包括稀有的和濒危的物种), 那么某种程度上的整体保护是可行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 森林种类和保护区域内相关的动植物将产生变化并且必须作为整体森林生物多样性保护措施的一部分被监测. 保护区内, 充足的生态系统和物种保护也可以提供在木材产品和其它用途管理下的更加灵活的森林管理措施. 美国农业部(2010) “这个指标测量了不同生长阶段的森林面积的变化, 进而反映了生态进程和相关这些进程的物种是如何随着森林生长而发生变化的. 树木的年龄和尺寸在维持森林生物多样性中有重要作用. ”澳大利亚联邦 (2008) “这个指标根据不同生态类型, 年龄级或演替阶段提供了森林受保护的面积和程度的信息, 主要保护森林生物多样性和森林生态类型的代表物种. 这个指标也帮助确认了一些具有保护价值急需保护的森林类型. 官方对森林保护的程度可以反映出保护的重要社会地位. ”新西兰农林部 (2009)

应用方法: 

卫片判读 森林资源清查数据使用生物地理气候分类系统 地理信息系统(GIS) 土壤:使用”加拿大土壤”中的”大类群”

目前应用范围: 

森林和牧场实践法案 (FRPA) 资源评价项目 (FREP) 林分水平的生物多样性常规指标: 1)有作业限制的保护区域(即:敏感土壤, 湿地, 裸露岩石, 等)面积的百分比.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林业部 加拿大森林部长委员会 蒙特利尔进程 美国农业部林务局: LUCID 资源数据库和全国可持续森林报告 2003 乔治亚盆地指标 (2001)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美国农业部林务局:国家可持续森林报告2010 新西兰农林部 澳大利亚联邦

不确定性和研究需求: 

该信息的获得依赖于是否开展保护地区森林的全面清查.

更多阅读材料: 

Kijazi M. H. , and S. Kant. 2003. Conformance of Ontario's forest management planning with criteria and indicators of sustainable forest management. Forestry Chronicle 79(3):652-658. Keenan R and Ryan M (2004). Old-growth forests in Australia: conservation status and signifi cance for timber production. Science for Decision Makers, Bureau of Rural Sciences, Canberra. Parsons M, Frakes I and Gavran M (2007a). Australia’s Plantations: Log Supply 2005–2049, National Plantation Inventory, Bureau of Rural Sciences, Canberra.

报告范例: 

“对于湿地面积的数据的报告, 这里可使用NRTEE - ESDI 指标中关于湿地的内容. ”加拿大森林部长委员会 (2003)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生态系统 资源管理区信息册生态框架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森林状况2004 美国农业部林务局. 2004. 全国可持续森林报告数据报告附录 2003 美国农业部林务局:国家可持续森林报告2010 新西兰森林可持续经营 2009 澳大利亚森林状况报告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