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指标 1. 1. 1 按森林生态系统类型, 演替阶段和森林所有权划分的森林面积和比例

描述: 

“这一指标直接测量林区不同森林类型的总面积和龄级…. ”加拿大森林部长委员会(2003) “在森林类型内部, 这作为立地发展或演替阶段的替代品. 一个贯穿各种森林类型和年龄级的多样的森林立地分布是一个林木尺度多样性的指标, 它对判断木材生长和产出, 具体的野生动植物群落出现, 非木材森林产品的存在和森林审美和休闲娱乐价值等非常重要. 美国农业部(2010)

理据: 

“这一指标帮助通过考察林区栖息地(含湿地), 测度生态系统多样性. 同时, 该指标不只是简单地考虑各类型森林的面积, 把森林动态作为栖息地的一个重要方面. 虽然应承认栖息地数量并不总是单个物种生存状况的好指标, 但栖息地的数量和多样程度常与物种多样性直接相关. ”加拿大森林部长委员会(2003) “该指标是必要的, 因为它测量当前森林覆被的水平, 并显示其规模面积是在增加或是减少. ”澳大利亚联邦(1998) “生态系统多样性或者不同生态系统的相对数量和比例, 是生物多样性的一个方面. ”加拿大森林部长委员会(2000) “物种多样性、森林和其它有林陆地生态系统的活性, 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树种组成. 多物种森林和其它林地, 与单物种森林和其它有林地相比, 常常有更富有的生物多样性. 然而, 应当考虑一些天然林生态系统仅有1-2个树种(例如, 亚高山天然云杉林). ”欧洲森林保护部长会议(2003a) 森林类型及其龄级的重要性在于:不同生态系统和生态系统内的物种, 与森林的不同的演替阶段有关. “该指标通过广泛的森林类型并运用年龄级分布方法对国家森林的景观尺度结构进行粗略的计量. ”美国农业部 (2010) “该指标运用随时间变化的每一个森林类型面积作为广泛计量对森林生态系统和其生物多样性的保持情况的方法. 澳大利亚联邦(2008) “这个指标提供了不同类型森林生态系统的面积和程度上的信息, 其中包括演替阶段, 年龄级和所有权的性质等方面. 森林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可能依赖于他们的尺度和多样性. 如果这些没有被保持, 森林的”栖息地”可能变得易于退化和消失. 所有权类型可能会伴随着不同的管理权限——每一个都会对生物多样性有不同的影响. ”新西兰农林部(2009)

应用方法: 

航拍 卫片 “通过如上方法按权属报告每一森林类型的面积(公顷), 并说明数据代表了森林总面积中的多少面积, 以及是否有森林类型或者权属根本没包括在内或者信息不够全. ”澳大利亚联邦 (1998) “树种的覆盖率水平>5%或用该树种的基面积表示. ”欧洲森林保护部长会议(2003a)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植被资源清查 陆地生态系统制图 (TEM)

目前应用范围: 

蒙特利尔进程 加拿大森林部长委员会 泛欧森林进程 澳大利亚联邦 加拿大林务局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森林和牧场部 美国农业部 新西兰农林部

不确定性和研究需求: 

森林面积基本数据提供的森林质量意义是很有限的. 连续测量可以提供整体变化的情况, 但对于任何特定的森林类型中的变化只能作一般性的推断. 当前的分类(例如, 通过龄级)没能捕捉森林经营中发生的某些变化, 诸如分散变量的情况. “测量是容易的, 但由于在不同行政管理区之间缺乏关于森林类型和龄级的优质数据和统一的定义, 解读这些指标尚有困难. ”加拿大森林部长委员会(2003) “当前关于林场和私有土地的资源清查结果, 并不能供由政府和公众使用.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森林和牧场部(2005)

更多阅读材料: 

ABS (2006a). Year Book Australia 2006, ABS, Canberra. Accad A, Neldner V, Wilson B and Niehus R (2006). Remnant Vegetation in Queensland: Analysis of Remnant Vegetation:1997–99, 2000, 2001–03, including Regional Ecosystem Informatio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Brisbane. AGO (Australian Greenhouse Offi ce) (2002). Land Cover Change:Specifi cations for Remote Sensing Analysis, Technical Report no. 9, AGO, Canberra. ASEC (Australian State of the Environment Committee) (2006). Australia: State of the Environment 2006, Department of the Environment and Heritage, Canberra. Bunnell F. L, K. Squires, I. Houde, L. Kremsater, A. Mackinnon, M. Fenger, B. Nyberg, S. Leech, and D. Huggard. 2004. Biodiversity and forest management in British Columbia. Centre for Applied Conservation Research, Vancouver, B. C. URL: www. forestbiodiversityinbc. ca [Accessed October 2005] DNRM (Department of Natural Resources and Mines) (2005). Land Cover Change in Queensland 2001–2003, incorporating 2001–2002 and 2002–2003 Change Periods: A Statewide Landcover and Trees Study (SLATS) Report, February 2005, DNRM, Brisbane. Kneeshaw, D. , Leduc, A. , Drapeau, P. , Gauthier, S. , Paré, D. , Doucet, R. , Carignan, R. , Bouthillier, L. , and C. Messier. 2000. Development of integrated ecological standards of sustainable forest management at an operational scale. Forestry Chronicle 76(3): 481-493. Kuhnell C, Goulevitch B, Danaher T and Harris D (1998). Mapping woody vegetation cover over the state of Queensland using Landsat imagery. In: Proceedings of the 9th Australasian Remote Sensing and Photogrammetry Conference, Sydney, July 1998. NFI (2007). Australia’s Forests at a Glance, NFI, Bureau of Rural Sciences, Canberra. Parsons M and Gavran M (2007). Australia’s Plantations 2007: Inventory Update, National Plantation Inventory, Bureau of Rural Sciences, Canberra. Seely, B. , Nelson, J. , Wells, R. , Peter, B. , Meitner, M. , Anderson, A. , Harshaw, H. , Sheppard, S. , Bunnell, F. L. , Kimmins, H. and D. Harrison. 2004. The application of a hierarchical, decision-support system to evaluate multi-objective forest management strategies: a case study in northeastern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Forest Ecology and Management 199(2/3):283-305.

报告范例: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森林状况 2004 森林培育近展和土地状况跟踪系统(RESULTS) 澳大利亚森林状况报告 2003 加拿大全国森林资源清查 未来的报告应基于全国森林资源清查进行 美国农业部林务局:国家可持续森林报告2010 新西兰森林可持续经营 2009 澳大利亚森林状况报告 2008